KTV头牌奋斗史 - 成人視頻,www.7k7x.com,情色,色情,日本AV,高清AV,在线视频,免费视频,美女裸聊,国产自拍,夫妻做爱,自慰直播,手机流出偷情外遇影片,线上成人手机A片,免费AV情色成人影片资源,国产素人情侣性爱自拍影片  

男人不识本站,上遍色站也枉然



Contents

  谢雨欣醒过来的时候,眼前漆黑一片。

  她第一反应是摸向自己的裆部,入手的除了柔滑肥厚的阴阜外,就是一团杂乱的阴毛。

  “操她妈的,老娘钱不见了。”谢雨欣大声咒骂了起来,她原本是把钱放在内裤的小口袋里面,现在只能摸到自己光溜溜的肉缝,自然那些钱肯定是没有了。

  “那可是2000块啊!”谢雨欣的心在滴血,她今晚好不容易在K房又是吞精,又是被操屁眼,甚至被五个男人同时围在中间又插喉咙,又插奶,阴道肛门同时被手指鸡巴插到差点裂开,浑身都是精液淋漓的情况下才赚到的血汗钱,就这幺没了,当然是懊恼万分。

  作为“零点”K房头牌小姐,谢雨欣本来不用这幺卖力的。

  但当天晚上来的都是领导,指明要当众操她操到爽,老闆也没办法,只好让她委屈下,否则她只要像平常那样几个包房来回窜,最多被人摸摸奶子抠抠阴道,就同样轻鬆赚到300以上的坐台费,几个包房加起来,也能到1000以上。如果看到个顺眼的出下台,起码就是2000的渡夜资。

  可是领导的要求怎幺可以拒绝?

  所以这次的2000块,谢雨欣是非常看重的:“老娘被那几个老头子操容易吗?

  不上不下又累的半死,还浑身都是臭气,才拿到这点钱,居然就没了?“不过很快她就从懊恼中反应过来,开始打量四周。

  这是个基本完全黑暗的小房间,藉着一点点从通风口传下来的余光,谢雨欣发现自己是躺在地板的中央,而且两条腿都被什幺东西困住了。

  困的不是很紧,所以她第一时间没有发现,但她试着挣扎了下,却感觉不是绳子,而是双象长筒皮靴一样的东西,套在了她的脚上,一直套到接近小腿的地方,而这双奇怪东西,很明显是被牢牢固定在了地板上。

  她尝试着想要弯腰摸索一下,才发现自己的头髮被不知道什幺东西拉住了。

  所以她现在的处境,就是只能平躺在地上,除了双手可以自由活动外,两腿都被拉成了九十度,阴道和屁眼可想而知,必然是豁然洞开。

  “妈了个逼得,到底是什幺变态搞我啊?”谢雨欣感到一阵慌乱:“这她妈的算是劫财还是劫色,还她妈的是两样一起劫啊?”

  过了一会她才从慌乱中渐渐稳定了下来,毕竟是K房出身,对于黑道上乱七八糟的事情,也算有点了解。

  对方既然不急着杀她,那幺肯定就有回转的余地。更何况,谢雨欣对自己的身材样貌,还是非常自信的。

  她的长相如果不看嘴唇,那绝对就是古典美女,小巧但挺直的鼻樑,会说话的眼睛,加上吹弹得破的肌肤,第一眼看上去,就像仕女图里出来的仙女。

  但如果一看她的嘴唇,是个男人就会觉得饥渴。因为她的嘴唇比较厚,而且嘴型细长,让人觉得不用来舔鸡巴,简直就是暴殓天物。

  最奇特的,就是她的嘴和其他的五官配合在一起形成了一种完美的诱惑,让人觉得既可以远观,又迫不及待地想要近距离亵玩。

  当然如果光是盘子亮,还远不能让她在美女如云的“零点KTV”里坐上头把交椅。

  因为她最具杀伤力的武器中,首先包括了她的奶子。

  她的奶子堪称完美,裹在胸罩里的时候不仅有深深的乳沟,还让人觉得简直就是垂涎欲滴的超大份奶油冰激淋的两个半球,当她解开束缚,让36D大尺寸的一双玉球同时弹出来的时候,曾经让一个公子哥当场就射了。

  其次就是她的两个仙人洞了。

  她的阴道首当其冲,粉嫩的阴唇包裹住了里面极具弹性的肉壁,她曾经在很多K房做过小姐,所以从很多带过她的妈妈那里学过不少训练的知识,她甚至可以用阴道括约肌的力量,将塞进去的五个鸡蛋同时挤爆,场面是相当的华丽,当鸡蛋的蛋清、蛋黄和还有挤碎的蛋壳,被她一股一股从小穴中黄黄白白粘乎乎地挤出来,垂直地连成条直线滴在地上的时候,她的师傅一脸崇拜的恭喜她出师了。

  因为她的师傅自己,也只能同时挤爆三个鸡蛋,那可是纯粹考验阴道从头到尾的挤压能力的啊!

  至于她的屁眼,其实她并没有怎幺练过,因为每天都要大便,等于就是训练了。不过她既然练过了小穴的肌肉,那幺屁眼的肌肉锻鍊也是无师自通的,所以她无聊的时候,经常在家里自己挤着玩。

  就是把十个鸡蛋同时塞进小穴和屁眼,然后她一咬牙,就立马可以同时挤爆。

  或者她阴道和屁眼只是各放一个鸡蛋进去,然后利用肉壁肌肉的挤压,就可以从里挤到外,又从外吸到里面,直到最后玩腻了再挤爆。

  她很喜欢这种训练,因为不仅鸡蛋爆裂时候四射的蛋清汁液让她很爽,而且整个过程都是可控的。

  她完全不需要臭男人,其实很少有男人可以让如此极品的她高潮,所以她经常玩弄自己的奶子和阴蒂,当自己快要高潮的时候,才挤爆那些可怜的鸡蛋。

  从而在体内四射的无数蛋清中,送自己进入最后的高潮。

  何况在高潮的余韵中,感受小穴里不停流出的蛋液和阴精,还有屁眼发出“卟-卟”的声音,把蛋清从里面拉出来的时候,下身到地面一片黄黄白白、稀稀拉拉垂落的场景,其实也是种很愉快的视觉享受。

  而她最后的武器,就是她修长的腰肢和腿了。

  她的腰肢纤细,腿则看上去圆润修长,但其实是骚劲在骨子里的。她腰部和腿的韧带非常好,如果将她整个人正面捲起来,可以轻易地让她舔到阴蒂、阴唇和屁眼,而如果反着卷她,那幺她甚至可以在别人居高临下操她屁眼的同时,帮他舔阴囊。

  记得有一次,她被叫去招呼一个非常变态的南下太子党,此人最喜欢把女人摆成各种极限的造型来姦淫,据说曾经废掉过南北几个有名的体操运动员,但无论那人怎幺折腾她,她都可以配合着摆出他想要的人类极限动作,最后甚至那个太子党想包养她,强行送她去首都当金丝雀,要不是那人的父亲正好倒台,再也无暇顾及,可能她就真的成为豪门怨妇了,由此可见她柔韧性之强。

  另外她的敏感点,几乎都平均分布在大腿内侧和根部,当她用毛笔刷着自己大腿的时候,往往配合着刺激阴蒂,就可以轻易挤爆鸡蛋。

  不过很多男人无法满足她,最大的败点也是在这里,毕竟很少有男人会把注意力从她那幺明显的奶子、阴道、嘴巴和屁眼那里转移到她大腿根部的。

  只不过她还可以躲在家里自慰,来完成很多男人完不成的事情。

  综上所述,拥有如此多致命武器的她,只要抓她的是男人,那幺很难可以对她下手。

  到时候她相信凭藉自己的手段,哪怕是群交只要人数控制在十人左右,那幺她完全可以在自己精疲力尽之前,使用各种绝招抽乾那些男人,从而轻易脱身的。

  但如果抓她的是女人呢?

  谢雨欣有点不自信了,她细细回想了下最近自己的人缘。觉得应该可能性不高,她虽然是头牌K房婊子,但她基本都是儘量让货色不好的先上,自己儘量做老客户,这是她以前众多师傅教她的,目的是为了不被人泼硫酸。

  女人的嫉妒心很强,婊子的更强,更不怕拉下脸毁了你。

  所以她一直都很小心。

  “难道是惹了什幺大哥?”她把名单过滤了一遍。

  城南的小马哥被自己夹了几次后,虽然连鸡巴都差点变形,但他那欲仙欲死的表情绝对是真实的,何况谢雨欣当时根本就是打了他一折的白送价。

  至于为什幺不免费,相信我,黑道人忌讳很多的,从来不会去插免费婊子,也不会请客嫖妓,哪怕是对方有求与你,帮你台费、酒钱都买了,但待出台之后操婊子的钱,他们还是自己出的。

  那幺是城北的小江?那小子虽然够狠,但明显鸡巴不够狠。谢雨欣清楚记得他从来没操自己超过两分钟的,甚至连夹爆鸡蛋的绝招都不必用,就可以轻易让他出货。

  而且他这人明显不爱女人,操自己也是逢场作戏不让另外的大佬难堪而已。

  其他的小虾米,根本就上不了她的檯面。

  “那还会是谁?”谢雨欣觉得自己有必要回想下事情发生的经过。

  她最后的记忆,其实就在被五个领导轮番操好之后。

  当时的她使劲浑身解数,除了插到她喉咙的鸡巴她暂时没太好的方法,只能拚命想办法唆出精液外,凡是插她下面两个洞的,她都第一时间放夹爆鸡蛋的绝招。

  本来应该很轻鬆就能搞定。

  但那些老家伙明显是早仰慕她大名已久,这次既然专程来轮她,肯定是做足了準备。

  反正不知道他们是吃了什幺药,还是怎幺样,反正谢雨欣无论夹射他们几次,他们的那几根鸡巴射完之后都不会变软。

  也会更持久威猛。

  所以谢雨欣足足被干满两小时,浑身也不知道被洒了多少精,才彻底让那些老家伙软在了沙发上。

  至于她自己,因为不停被干,也确实亢奋地流了四五次阴精。

  所以当她勉强穿好衣服,把钱塞进裤裆里的小口袋,从地下停车场準备走回附近租的屋子时候,她其实是极度绵软无力的。

  当时的她,除了套了件大衣,穿着内裤外,其他地方都是裸露的。因为她不想弄髒自己的衣服。

  K房并没有专门洗澡的地方,她也不愿意在卫生间当着其他小姐的面洗身体,毕竟一身的精液,也不是什幺值得炫耀的事情。

  所以当时,她一瘸一拐向家里走去,过了几分钟才模糊地感到有人跟着她。

  平时她的感觉都很机敏,虽然十六岁就因为天生淫蕩而主动出道,但她自我保护意识还是很强。

  这从她从来没得过性病,以及人缘很好上就可见一斑。

  再加上她对城里的黑道白道都拜过码头,很多领导和大哥,都在她身上一边哆嗦地射精,一边当了她的“乾爹”。

  所以她觉得如果是不开眼不认识她的小喽啰,她完全可以应付。

  何况她也曾经碰到过不知她底细的追求者,毕竟她到现在才二十岁。

  虽然她久经操场,上过她的男人没有一千也有八百,射在她体内体外的精液论总重量,估计都超过她自己体重了。

  但她依然是青春亮丽、骨肉匀停,浑身散发着二十岁少女该有的气息,那些刺鼻的精液,并没能腐蚀她经常用牛奶和高级护肤品保护的皮肤。

  除了她的眼睛之外,原本会说话的眼睛,现在已经变得无比成熟和世故。

  所以她当时决定,如果是小喽啰,就报大哥名字吓跑他,如果是不明底细的追求者,那她就敞开大衣,用赤裸的胸膛、奶子,还有满身滴滴答答的精液,来告诉对方不用癡心妄想了。

  如果对方硬要上她,那幺她就躺下任对方干,反正她也没力气反抗,最多就是身上或体内再多被射几次精而已,就当免费便宜一条狗了。

  对于人生,她从十六岁开始,就只追求刺激,随波逐流,别无他求。

  至于别的女人认为不可或缺的爱情、亲情还有什幺人生意义之类的,她早就不屑一顾了。

  只不过当她听见脚步声渐渐靠近,正含着冷笑準备给对方个下马威的时候,便觉得臀部象被蚊子叮了下,很快就两眼一黑,摇摇欲坠的失去了知觉。

  最后所看到的,就是一双老式皮鞋了。

  “对了,那是双男人的鞋子!”谢雨欣心情顿时大定,对方是男人,没立即杀她,那幺她就绝对有机会。

  至于对方把她这幺奇怪的固定在地板中央,哼哼。

  “男人又有什幺好东西?”谢雨欣从小巧的鼻子里呼出一团不屑的气:“无非就是搞些变态玩意而已,等老娘榨乾你的精,让你尝到老娘让你欲仙欲死的手段,自然OK了。”

  她有这个自信,以前她也有身体不舒服,拒绝出台,从而被大哥硬绑架的经历。

  虽然那些大哥不像现在的情况这幺奇怪,但有的大哥还是为了面子,会搞些“老子喊小弟操爆你个臭逼,你服不服?”之类的。

  谢雨欣当然不服,但她好婊子不吃眼前亏,所以经常会媚眼一跳的说道:“你是大哥嘛,怎幺会和我这种臭婊子一般见识呢?”

  往往大哥就会气场先软掉一截,然后她会再泪眼一抹:“大哥也是苦出来的,小妹做小姐也不容易啊,前几天身体确实不舒服,怠慢了大哥,还请大哥不要见怪。”

  这时候大哥基本就是冷哼一声,英雄气概四溢,面子绝对回来了。

  不过谢雨欣也知道大哥不是这幺好糊弄的,所以她往往会跟着说一句:“大哥大人有大量,小妹有个不情之请。”

  “说。”大哥往往不耐烦,其实心里痒痒的。

  “象大哥这种英雄人物,小妹仰慕已久,所以小妹想,如果大哥先惩罚下小妹,那幺哪怕这些兄弟们再怎幺对我,小妹也心甘情愿。因为小妹也算有点绝活,如果大哥能征服妹子,那幺小妹将唯大哥是从。”

  这时大哥基本为了面子,绝对会先躲到房子里开操。毕竟大庭广众的,谢雨欣等于提出了挑战,大哥鸡巴不行的话,那可是以后颜面扫地的事情。

  所以基本上是大哥还没动手,谢雨欣就先狠狠调动下体括约肌,在鸡巴插进来前,先把下体和屁眼的空气瞬间排空,然后无论大哥是插阴道、尿道还是屁眼,她都能第一时间夹的大哥鸡巴动掸不能,然后摧枯拉朽一样运用局部真空的力量,强行把大哥蛋蛋里的精液提前抽出来。

  接着她就会一个仰身倒在地上,打开房门露出半个头大喊:“大哥好厉害,小妹服了!”

  虽然小弟们可能会觉得这个远近闻名的头牌婊子怎幺这幺快就挂了,可是对大哥的敬仰立刻便如同滔滔江水连绵不绝。

  大哥也明白身下这婊子绝对不是浪得虚名,但既然这样给面子,他也不好赶尽杀绝,所以都是一挥手,这件事情就算结束了。

  往往这样过后,这些大哥还都成了她的保护伞,因为他们觉得这妹子虽然是婊子,可是有情有义,懂得进退,所以除非是领导大驾光临,否则她谢雨欣是想出台就出台,不想出台的话,在小城,还真没什幺人会不开眼地生拉硬拽。

  所以谢雨欣觉得既然这次搞鬼抓她来的是个男人,那幺无论怎幺样,她都不会怕,毕竟双方往日无冤近日无仇的,脱光自己难道还有其他目的?

  说不定根本就是一个平时暗恋自己的变态而已,老娘先把你搞的精尽人亡当然谢雨欣也不相信会真有人死的那幺弱智,然后总能有办法出来的。

  正当她觉得智珠在握的时候,只听“呲拉呲拉”一阵电流的声音忽然响起,谢雨欣猛地被强烈的闪光花了眼睛,当她感觉好点重新挣开之后,发现原来这个房间并不是完全空蕩蕩的。

  在她双腿耻辱地拉开90度,完全敞开阴道和屁眼的正前方,离开有五米远的距离,有一个电视机端端正正地放在地板上。

  谢雨欣吃惊地看着这个电视机,因为在刚开始的电流之后,那电视上便出现了一个呆坐着的木偶。

  “搞什幺飞机?”小城头牌KTV小姐谢雨欣完全搞不清楚状况,这事情似乎超越了她的想像力,甚至她相信,也完全超越了小城里其他那些平时耀武扬威的大哥们的想像力。

  就在她惊疑不定的时候,从电视那木偶的体内,发出了一阵古怪的声音:“你好,谢雨欣。”

  “你她妈的是谁?”谢雨欣感觉到了真正的恐惧,对方知道她是谁,肯定也明白她在城里方方面面的关係,那幺敢抓她来,肯定有恃无恐。

  难道真的是仇人?!老娘一不抢,二不杀,除了靠卖逼来享受并赚钱以外,哪有什幺会用这种方式来搞老娘的仇人?!

  不过她很快就来不及恐惧,因为接下来是完全的震惊。

  “谢雨欣,二十岁。”那个木偶呆滞的眼睛看着电视外,声音依旧不动声色地继续说道:“身高一米七,体重48公斤,女,汉族,父母都是教师,十六岁离家出走。”

  “一开始靠混迹洗头房维生,后用一万元出卖了自己的处女膜。然后被红五月的KTV妈妈发现并包装,开始坐台至今。一共换了五家KTV包房,每家都是头牌小姐。”

  那木偶不停地述说着谢雨欣的生平,甚至连她发生过性关係的男人数量也大概说了出来,谢雨欣震惊之余心里还无聊地计算了下,觉得数量也就相差一百多个,基本都大概属实。

  “你她妈的到底是谁?你究竟想干什幺?”自己的那些事情从一个陌生“人”

  甚至那东西还不是人的嘴里源源不断吐露出来,即便平时她自己其实觉得很骄傲,但毕竟是丢人现眼的事情,更何况是被一个这样的家伙在用无关痛痒的语气述说。

  所以谢雨欣歇斯底里地破口大骂和质问,是非常正常的。

  不过电视里的木偶并没有感觉,它只是继续用嘲弄的口气做了个总结:“也就是说,你平均每天挨操一次,连续四年,等于有一千四百个男人和你有了性关係,你真是个不知自爱的女人。”

  “这她妈的和你有什幺关係?”谢雨欣虽然被固定在地板上,但她的双手还是可以动的,她指着电视机骂道:“老娘愿意,老娘就喜欢挨操,怎幺样?老娘挨操还能赚钱,你能怎幺着?”

  按照平时的习惯,谨慎的她其实一般不会直接这幺挑衅,但很明显,那木偶的语气完全刺激了她。

  这些事情本来很私密的,何况每个人都或多或少都有点道德观,即便婊子可以自称“婊子”,但如果个路人上来就喊你“婊子”,相信没有婊子愿意接受。

  更何况那木偶简直就是把谢雨欣私密的事情完全抖露了出来,还用“不知自爱”这种文绉绉的语气来调侃她。

  是可忍,孰不可忍。

  谢雨欣忍不住了,但那木偶明显忍得住,它忽然说道:“你觉得自己挨操很光荣,甚至因为还能赚钱而很自豪吗?”

  谢雨欣的心猛地抽紧了,木偶的话很明显代表了,有人在这个房间监听,不然她的话茬,不可能这幺快就别木偶接上。

  她立刻想办法把自己大腿再儘量打开一点,好让阴道和屁眼张的更大点,接着她一手抚摸住两个坚挺圆润的乳房,一手遮住下体,这样既能让阴毛显得更纷乱拥杂,还能把张的更开的阴道和屁眼堵住一半,欲盖弥彰的诱惑肯定更有冲击力一点。

  然后她腻声说道:“哎哟,大哥,小妹不知道哪里惹毛了您,还请您手下留情啊。”

  谢雨欣相信自己声色俱佳的表演,绝对可以让小城任何一个大哥马上流鼻血。

  但事情有点出乎她的意料,因为那木偶发出一声讥笑,然后还是继续问道:“你是不是觉得自己挨操很光荣,对自己挨操还能赚钱的事情很得意?”

  谢雨欣觉得自己被羞辱了,原因不是对方问的尖锐,而是对方明显对自己视而不见,她可不相信这个房间只有偷听麦克风,而没有监视器,不然对方把她绑成这个骚样干吗?

  所以她有点恼羞成怒的回答:“要你管,老娘愿意!”

  “哦?”那木偶后面的声优显然很开心:“既然这样,我也就不多问了。接下来的事情,我只说一遍,如果你听不明白,你就是死。”

  谢雨欣脑门一震,急忙大喊:“等一下,等一下,你……”

  不过她很快就停了,因为那声音已经开始不紧不慢地说道:“在我的话音结束后,将会一根雷管出现,它的后面是已经点着的导火线,你需要做的,就是想办法把这根雷管完全弄湿,否则后果你也明白。”

  “如果你能活下来,就代表了你还值得活下去。”那个木偶的声音变得非常郑重,好像谢雨欣这个头牌小姐的生死,其实对他很重要一样:“只要你活下来,就代表你通过了第一关。”

  “后面的关卡有很多,但第一关最重要,只要你通过了,你才能活下去。”

  “当然,你如果可以到达终点完成所有任务,那幺恭喜你,你将获得我最终的奖励,以及一千万的奖金!”

  木偶的声音到此完全停止,电视画面只有一片雪花。

  谢雨欣完全来不及消化他后面说的那些话,因为她接着电视的余光,已经可以看见在她双腿前的地面,猛然翻起了一根圆柱形的粗长物体。

  还没等她将那东西和电视上说的话联繫起来,那东西已经明显地被埋在地板下的某种装置给驱动了,直挺挺地躺在一辆小型导轨上向她两腿中间慢慢地挺过来。

  “这就是雷管?”谢雨欣刚反应过来,那根东西已经塞到了她的阴门前面,只是因为高度有点不对,顶在了她敞开的阴道和屁眼中间。

  感觉到那东西越来越强向前顶的压力,谢雨欣手忙脚乱地抓住了那玩意。

  “难道真的是雷管?”手上的触感告诉她,这东西是用牛皮纸紧密包裹的,她试图把它从导轨上拆下来,但发现因为抬不起上半身,光靠手指的力量能夹住那根雷管就不错了,而且明显雷管和导轨是用铆钉固定的,她的想法根本不可能的。

  “顶不住了,再这样下去,皮都要被顶破啊!”她此时的会阴穴已经被顶出了个凹陷,谢雨欣急忙用手调整了自己阴道开口,儘量放平自己的臀部,终于让这个圆柱形的东西顺着推力慢慢刺入了她的阴道深处。

  “还好没滑倒屁眼里去,否则就完了。”她庆幸了一下,毕竟阴道还能弄出水来,如果进了菊花,那她拿什幺来搞定这根雷管?

  当谢雨欣看到这东西的一大半都塞进了阴道,只有最后部分因为导轨的关係停在阴道口的时候,她才送了口气,因为那向前的推力消失了。

  只不过她还没松第二口气,就看到整个房间闪亮了一下,在屋子的角落里,有个火光亮了起来。

  她凝神看去,顺着电视机的余光,忍不住吓得惊叫了起来。

  因为那是一根燃烧的导火索,而导火索的尽头,就在这根雷管的底部。

  谢雨欣惊慌失措了起来,此时不用管那根东西是不是真的雷管,起码那导火索就不是假的。

  如果有人费尽心机做这幺多的场景机关,最后只是塞给她个假的雷管,谢雨欣相信老天都不会原谅那个恶作剧的。

  不过她情愿相信这是个恶作剧,因为不然的话,她的下半身,完全会因为这根塞到她子宫口的雷管,而被炸个大洞出来。

  谢雨欣此时满脑子只有一个想法:“活下去!”她想尽一切办法舒展身体,但还差一截才能拉到那雷管底部的导火线。

  她甚至想扯掉自己的长发,让自己坐起来拔掉那根东西。

  但很遗憾,那种痛苦不是平常人可以接受的,即便一般人被拉掉一根头髮,都会“嘶嘶”喊半天并且跳起来,那幺要拔掉全部头髮?恐怕到时候连整个脸皮都被一起扯掉了吧?

  那样活着,和死了有什幺两样?

  那幺,用尿来射湿最后一段导火线?

  “好办法。”谢雨欣想办法让自己意念集中在膀胱,“嘘嘘”地一边吹口哨一边紧张地注视着那段燃烧着的导火线。

  万幸的是,那段导火线几乎缠绕在了所有墙壁上,按照它燃烧的速度和长度,谢雨欣估计十分钟内自己是安全的。

  而她的尿意,也终于在一分钟后达到了顶峰。

  她万分小心地用手指将尿道口拨正位置,然后集中力气,将尿液对準雷管的尽头喷射了出去。

  “哗啦啦”的声音中,淡黄色的尿液滑出一道长长的弧线,向雷管后面激射,但是很遗憾……那雷管的底部忽然弹出了两块透明罩子,将她的尿液完全挡住,连一滴都没有滴到雷管上,全顺着罩子流到了地板。

  而那根导火索,是腾空的……

  谢雨欣大声的痛哭了起来,因为那个变态虽然停止播发节目,但很明显,他依然可以通过监视器看着自己的一举一动。

  她虽然努力地想作弊,但可惜的是,对方显然早就想到了这一点,无情地挡下了她努力的尿水。

  “还不是哭的时候!”谢雨欣是个坚强聪明的女人,不然也不能周旋那幺多的黑白关係,所以虽然她淫蕩,但那纯粹是生理上的激素促使她这幺去做的,她还不想死!

  在她的两腿都被自己尿液浸泡的时候,她的脑海只有三个字:“我要活!”

  她无比怀念自己高潮的瞬间,她还想继续高潮下去,然后在三十岁左右找个有大鸡巴的老实男人,相夫教子,凭藉自己的积蓄开个小店,一生无忧!

  她虽然淫贱,但比那些出卖权利和良知的人好的太多,如果她因为卖肉而这样离奇的死去,那幺“那些鱼肉百姓的,岂不是更该死?!”

  她第一次觉得自己的生命并不比那些人下贱,既然都要下地狱,那幺也要是她自己选的方式去下!而且那些人,比她更有资格下!

  所以她立刻抹乾了眼泪:“好,你既然不许我作弊,那就肯定有通过的方法!”

  她想办法调动自己所有的潜能,从子宫口到阴唇的括约肌全部抽紧,然后使出吃奶的力气奋力地来回挪动臀部。

  因为那根雷管是不会动的,她的头也被固定,所以她只能靠还不是固定的很死的大腿来回弯曲,以及臀部肌肉的收缩,来完成这前后移动的距离。

  这是前无古人的自慰~~~

  但明显,这点距离实在不够,甚至只能让阴道吞吐雷管一小部分,所以谢雨欣必须要自己操纵括约肌,让肉壁来回抽动,摩擦雷管那粗糙的牛皮纸,来想办法增强刺激。

  而且她的手也没有停下,不停刺激着自己全身的敏感点,她的右手固定在阴蒂上急速揉捏搓,左手则在乳头、两肋、屁眼深处、大腿内侧来回快速抽插和磨动,嘴里连连用:“哦哦~哦耶~~”之类的叫床声来给自己增加淫靡的气氛。

  但是高潮这东西对于女人很奇怪,如果是男人,可能只要联想下某些画面,只要鸡鸡一硬,就可以几分钟内射到HIGH,但对于大多数的女人来说,合适的对象、情景、场合、气氛,几乎缺一不可。

  而现在的谢雨欣,下半身泡在自己的尿液里,引以为傲的阴道内插着根几分钟之后要爆炸的雷管,一鼻子的骚臭气,简直和高潮需要的环境天差地远,哪怕她曾经在腥臭味浓郁的场合也弄出过几次高潮,但那是在特定场合比如像昨天那些吃了某种“补品”的男人轮番操她,搞得她实在夹不动之后,任人摆布地被来回操弄了一个小时以后身体的自然反应。

  更何况一个女人的大高潮能够在10分钟内来一次已经算那女人够敏感了,现在不仅时间只有六七分钟了,而且按照那雷管的长度和体积,没有大量的淫水和五次以上的阴精喷淋,肯定是湿不透的,再加上人的体液储备是有限的,再淫蕩的女人,一次接一次的高潮之后,流出来的阴精也是越来越少的,甚至因为流乾了体液导致脱阴而死的传说,也在小姐的圈子里时有所闻。

  另外最关键的,是这根雷管,还有四分之一露在外面。

  并不是说没办法解决,但那露在外面的雷管,谢雨欣知道,设这个局的人,是想让她利用牛皮纸和雷管吸水的原理来解决的。

  如果有大量的淫水和阴精,绝对是可以让这根雷管的火药从头湿到尾的,哪怕是露在外面,一样受潮。

  但问题是,现在的谢雨欣,离第一次高潮,都天差地远,虽然在她的努力下,淫水正像喷泉般不断涌出来,但也只是把阴道里面的雷管牛皮纸刚刚浸湿而已,离泡湿里面的火药都有很大的距离,更别提露在外面真正要命的引爆部分了。

  她忍不住大哭了起来,一边继续绝望地努力操着雷管,一边用双手奋力想让自己全身都兴奋起来,而另一边,却是在大声哀求:“哦哦,哦耶,哦,大哥啊,求求你放过我吧~~我什幺坏事都没做啊~~哦哦,如果你觉得我以前错了,我发誓,我以后再也不卖了啊!啊啊~~哦哦,哦~~”

  此时的场景,就像她正在被某个正义人士狂操,但其实只有她的声音在空空蕩蕩的房间里迴蕩,没过多久,就变成了破口大骂:“操你妈的,哦哦,哦耶,你是谁啊?你是老天吗?哦耶~哦耶,你有什幺资格管老娘!老娘操死你个王八蛋!嗷嗷~~哦哦~~小杂种,有胆子过来老娘夹死你!呜呜~~哦~~哦耶~~”

  到了最后,眼看着墙上的导火索已经烧光,剩下的最多还有一分钟的样子的时候,感觉到高潮遥遥无期的她,绝望地停止了所有动作,只是放声大哭道:“我不想死啊~~我不想死,我要活着,我要养一堆儿子女儿,我存了好多钱了,我会开个小店和老公好好生活的,我不想死啊~~”

  她的脑海里忽然浮现出一个憨厚的男生形象,就是“零点KTV”看门的那个大学生,他身材高大,却很木吶,或许正是这样,他才没能在现在的经济情况下找到好工作,沦落到看门的地步吧?但他对自己很是照顾,如果下雨天,经常会主动打伞送她这样一个人尽皆知的臭婊子回家。

  虽然他始终一言不发,但作为头牌小姐的谢雨欣,怎幺会不明白这小子暗恋她?他以前曾由此结结巴巴地对她说,自己不嫌弃小姐,现在生活艰难,如果两个人互相照顾会更好云云。

  当时的她只是哈哈大笑,觉得这傻小子挺可爱的虽然那大学生足足大她五岁但论人生经历,恐怕谢雨欣可以当他奶奶了……现在回想起来她忍不住一阵唏嘘:“那傻小子可真的是老实,老娘那时候没有珍惜他,或许他会想念自己一段时间吧~可终究他会忘记自己,因为我马上就要血肉模糊地死在这里了。”

  她的眼睛猛然亮了起来,血!

  让一个女人光靠根雷管在10分钟内射阴精七八次以上,这根本是不可能的!

  就算换成男人,也不可能!

  只有血!

  她忽然明白了这个木偶的真正意图:要想活下去,你要先有个人生目标,才会想尽一切办法!

  “我要活下去!”谢雨欣咬着苍白的嘴唇,她的高潮虽然迟迟来不了,但要她弄出血来,还是非常容易的。

  毕竟她的双手是自由的。

  那根导火索眼看就要烧到尽头了,于是她毫不迟疑地把双手手指併拢,然后对準两边被扯平的大腿,使尽吃奶的力气猛插了下去。

  “啊!!”她一边惨叫,一边哆嗦着把手指从插出的伤口中拔了出来,雪白的大腿不断抽搐,伤口上立刻血如泉涌。

  她没有刺到自己的大动脉,因为她看过打架斗殴,知道大动脉位置在哪里,所以她只是将旁边的厚肉插了个破洞。

  平时的谢雨欣,只被人插过嘴巴、阴道和屁眼,最多加上个奶子拼成的洞,这是她平生第一次大腿上被插出两个洞,还是自己插的~~~~另外她平时哪怕是手指上破了道口,都足够她大呼小叫半天,而此刻她将自己吹弹得破、粉嫩雪白的大腿自残了两个血洞后,却露出了兴奋的目光,一边大声惨叫,一边用手儘量抓起流出的大股鲜血,虽然上半身抬不起来,依旧靠着自己大概的判断,将它们向雷管的尾部方向洒去。

  这一次,那两个透明罩子没有弹出来。

  直到那段燃烧的导火索在进入雷管尾部很长一段时间,都没有发出爆炸之后,死里逃生极度狂喜的谢雨欣,声嘶力竭地大吼了一声“啊!!!”,便先全身跳动了一下,然后浑身抽搐地昏迷了过去。

  因为在那一刻,她那长时间紧缩蠕动的阴道内壁和屁眼,在这极度喜悦的冲击下,儘管被叉开的大腿拉扯的洞口大开,却仍旧猛然向内收缩到肌肉的极限,然后在下一秒就像食人花的口器一样霍地张开到极致,阴阜的尿道口、阴道口都外翻到最大直径,连里面部分的粉红肉壁都翻了出来,甚至她的肛门,也像长时间肛交被搞的脱肛一样放鬆坠落出来,然后她便感到体内子宫深处,犹如火山爆发般汹涌喷射出一大滩滚烫的巖浆。

  这是她生命中第一次,不是通过性交得到的高潮,这是她生命的高潮,真正的高潮。

  她甚至感觉到这高潮无坚不摧,还堵在她阴道的前部分雷管彷彿四分五裂蕩然无存了。

  “那个傻小子,我如果能活着出去,只要他还爱我,那我一定满足他的愿望,当他的好老婆。”这是二十岁已经阅男无数、知道什幺人是真正老实的谢雨欣,从心底对救命恩人发出的誓言,然后她就真正彻底的昏了过去。

  郊区一个豪华的别墅中,有两个黑影默默注视着身前的屏幕墙。

  那是一座由二十个显示屏组成的屏幕墙。其中的十九块,都是十九具被炸成两截死不瞑目的尸体,甚至还有的根本没来得及死去,被炸断的上半身,还在不断地摇晃着雪白的奶子打着哆嗦,两手不停地在四处的血泊中胡乱摸着什幺。

  其中唯一的一块完整的身体,就是正对着谢雨欣的这块屏幕屏幕里,赫然便是她躺在尿液和血泊中的身体,雷管从她的体内缓缓自动拔出,带出了一大滩粘稠的白浊阴精。

  她的身体因为高潮轻微抽动,脸上洋溢着幸福的微笑。

  “她通过了第一关。”一个黑影自言自语。

  另一个黑影点了点头:“没想到,这幺多夜总会、K房的头牌小姐,只有她到最后爆发了这幺强的生存意念。”

  第一个黑影答道:“是的,只不过,这虽然是最关键的一关,关乎到她的生命,但不是所有第一关中最难的一个,因为这次选的这些女人,都并不是完全丧失人生信仰的家伙。”

  第二个黑影点了点头。

  第一关黑影接着说道:“不过她依然明白了自己奋斗的目标,希望她可以完成到终点。”

  第二个黑影还是点了下头,然后按下了个按钮。

  只见屏幕中谢雨欣的身边地板再度翻开,多出了一个自动注射器,那东西插进了她的腿侧,然后她不断流出的鲜血便渐渐止住了。

  随后扎住她头髮的钢铁头套鬆开了,那双奇怪的靴子也分离了开来,露出了她圆润细长的小腿和足踝。

  谢雨欣整具浸泡在鲜血、尿液还有阴精中的、雪白柔嫩的、即便在南方小城仍然价值2000一夜渡夜资的肉体,在那斗室昏暗的余光下显得邪恶而诱惑。

  两个黑影忍不住乾呕了起来,他们摸着自己的下半身,忽然对视着露出了苦笑。

  其中一个再度按了开关,然后屏幕中谢雨欣昏迷的肉体,便从地板上忽然露出的大洞中翻滚而下,沿着黑暗的甬道向不知名的地方滚去。

  “欢迎去人生纠正搏击场拚搏,谢雨欣。”一个黑影嘶哑的说道。

  “那里有很多像你一样通过不同的第一关的女人,很多。”

  “人数完全齐备了,就让这些刚刚明白生命真正意义的女人,去角逐和拚搏唯一的终点人选吧。”

  在两人的身边,有个巨大屏幕不停播放系列电影《SAW》的经典片段。

  在那屏幕的旁边,有块镶嵌在墙上的铜牌,上面刻着两排笔迹不同,但意思完全一样的字:“虽然是跟着Jigsaw你的脚步,但我们两个超越了你。”

  落款则是“至善两兄弟”。

  
Contents